英超-曼联爆冷0-4不敌埃弗顿惨遭客场5连败

人民网北京4月22日电 北京时间4月21日20:30(英国当地时间13:30),2018/19赛季英超第35轮一场焦点战在古迪逊公园球场展开争夺,埃弗顿主场迎战曼联。里查利森、西古德森、迪涅和沃尔科特分别建功,最终曼联爆冷0-4不敌埃弗顿,遭遇客场5连败。

第11分钟,盖耶右路传中,里查利森远点得球右脚凌空扫射,德赫亚将球扑出,里查利森左脚补射打偏。

第13分钟,迪涅掷界外球,卡尔弗特-卢因头球摆渡,里查利森小禁区边缘凌空钩射入网,1-0。

第19分钟,博格巴精准长传送入禁区,拉什福德高速前插门前凌空撩射,皮球稍稍高出。

第28分钟,盖耶反击中传球,西古德森30码处射出反弹球入左下角,2-0。

第59分钟,西于尔兹松角球直接旋向大门近角,德赫亚在门线分钟,西古德森直传,沃尔科特单刀低射入网,4-0。

第70分钟,博格巴传球,马夏尔禁区内横向扯出空当右脚抽射将球打偏。第75分钟,马蒂奇禁区内左脚攻门稍稍打偏。最终,曼联客场0-4遭遇惨败。

路威拒绝复赛、沙梅特确诊新冠雄鹿关闭训练馆湖人冠军稳了?

花旗目前基本上被迫采取群体免疫计划了,本来之前就足够佛系,加上大统领一直鼓动大家早点复工,基本上也就不可能控制住了,每天几万人次确诊数量增长,确诊人数马上就突破300万了,死亡人数超过了13万,现在就算是两个三个花旗的医疗实力也解决不了目前的困境。毕竟确诊人数太多了,危重症都没办法全部收治,还不知道医生面对的压力有多大。

本来吧正常复工也还好,大家只要好好做好防护,这时候偏偏又出了弗洛伊德事件,大统领又没能把这件事情处理好,疫情期间一堆人上街就游行了,很多人又不带口罩了,本来就还没控制住,这么一搞又是一波大爆发,现在想要看到这个增长趋势停下来,估计是很难很难了。

今天早上的消息,雄鹿在收到核酸检测结果之后,就关闭训练馆了,离复赛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差不多还有三个多周,现在雄鹿这波操作,我们有理由相信,雄鹿已经有球员感染了,作为志在夺冠的雄鹿来说,这个消息并不是好消息,不过这对于湖人这些竞争对手来说,绝对是非常好的消息,毕竟对手实力受到影响,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直接对手,湖人毫无悬念是夺冠热门球队。

之前就有消息说快船后卫沙梅特确诊了新冠肺炎,虽然沙梅特不是核心球员,不过快船真的非常需要沙梅特,首先沙梅特是快船阵容当中唯一一个正经的投手,在球队战术中有着非常高的战术地位,是球队战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路威不愿意复出打比赛的消息大家想必都已经知道了,同样路威也是球队非常重要的一环,他跟哈雷尔的组合是全联盟威力最强的替补组合,基本山是无解的,路威缺阵球队战术上同样缺少了一个重要环节,沙梅特本来能够一定程度上弥补缺陷,可是现在这么一搞,快船实力下了一个档次。

之前老詹就说没有观众不打球,在疫情不断加重之后,老詹又成为复赛意愿最强的球员之一,原因大家也都清楚了,疫情短时间结束不了,可是老詹的年轻不会停止不动,对于老詹来说,趁着勇士还没有全员回归,这个赛季要是能拿个冠军,那就完美了。不然等到明年大家都回来了,老詹又老了一岁,想要夺冠难度就更大了。

目前的现状对于NBA篮球本身,当然都不是好消息,毕竟已经有25名球员确诊新冠,怎么说都不是好消息,不过对于每个球队的格局来说,竞争对手实力的削弱,那就意味着自身夺冠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了,至少对于湖人来说,夺冠几率大大增加。

残暴!詹姆斯血帽有多狠?场边广告牌被砸灭谁注意霍华德的表情

湖人与掘金的比赛非常的精彩和刺激,直到最后1秒双方才分出了胜负,库兹马的绝杀3分,让湖人避免了4连败,但是这场比赛中詹姆斯的表现同样抢眼,他21投9中拿到了全场最高的29分,同时还有最高的12次助攻,而比赛中他还送出了一个逆天的大帽,也让让球迷看的非常过瘾。

当时在第3节双方战成了78平,掘金队的约基奇和米尔萨普打出了一个出色的传切配合,或者杀入禁区准备上空篮,但是补防的浓眉哥将他的球干扰下来,米尔萨普捡到前场篮板之后,准备再次上篮,但是另一侧的詹姆斯飞扑过来,直接在空中将这个球给大帽了出去,米尔萨普也是被詹姆斯重重的撞倒在地。

这个球詹姆斯真的是发了全力,他到底使了多大的劲呢?这个球被詹姆斯正好扇到了湖人替补席前面的广告板上,结果那一块的广告牌瞬间被砸灭了,可见詹姆斯的这个帽是多么的残忍。这个球也是让湖人的替补席非常的高兴,因为就发生在他们的面前,坐在第一排的霍华德也是非常的兴奋,他直接就站了起来,做出了惊讶的表情。

随后,霍华德还招呼队友们一起庆祝,今天霍华德替补登场14分钟,得到了8分5个篮板,但是他在场下的表情同样非常抢镜,湖人替补席真的是一群活宝啊!

霍华德马克斯最新备忘录:美股牛市继续演绎不要低估科技龙头股的增长能力

原标题:霍华德·马克斯最新备忘录:美股牛市继续演绎,不要低估科技龙头股的增长能力

8月7日,橡树资本董事长及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更新了最新一期备忘录,这一次他关注了疫情后的经济重启以及未来经济走势,例如“我们正处于哪种类型的经济周期?”和“我们正处于这个周期的哪个阶段?”但在霍华德·马克斯看来,最近五个月的走势并不具备任何周期属性,且经济“V 形”复苏的说法本身存在误导性。

另外,霍华德·马克斯还就投近期针对经济受损和市盈率上升而采取保守投资布局的做法并未得到回报进行了思考。在他看来,当前股市方面,估值水平存在合理性迷惑以及光明前景,很多投资者低估了低利率对估值的影响。此外,他强调那些科技龙头股的怀疑论者严重低估了科技龙头的增长能力,以及拉高整个普通股市整体增长率的能力。“由于大市值科技企业龙头在股市中占据着相当大比重,而且还在继续扩大,若是认为市场行情将进入熊市,首先需要找到这些企业股票价格下跌的理由。”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及经济停摆的最初一段时间,世界经济和卫生形势的发展一度狂热。在此期间,我的备忘录发布频度也紧跟形势:前六周每周一篇,18周内一共发布了10篇。虽然最开始的发布速度很快,不过上一期备忘录发布至今已经月余——尽管这两期的间隔似乎有点儿长,但实际上最近几年的常规频度是每季度一篇。

过去的一两个月,各类大事件发生频率终于有所缓和,千篇一律成为了大多数人的常态。无论是工作还是休闲,我们待的地方都一样;工作日与周末无甚差别;休假似乎已无关紧要:我们有何处可去?何事可做呢?正如我们英语中的一个缩写词 SSDD 所精炼概括的,大意就是,“日复一日,换汤不换药”。

另一方面,事态发展放缓,也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反思的空间,对于我们当前的处境,我有下面几点想法。

本月初,我为我们的一家主权财富基金客户准备了一场演讲。原本以为他们的年度论坛会成为我行程表上最后为数不多的外事活动,结果当然不出所料,会议最终也改为以线上视频方式进行。在这次演讲中,我以下面的比喻作为开场白:

为了应对特别严重的疾病,医生们有时必须采取比较极端的做法来挽救病人的生命:他们会主动令病人陷入昏迷状态,以便后续可以进行一些带有痛苦的疗法;为病人提供生命支持,治疗疾病,然后再帮助他们恢复意识。

本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是上世纪以来最为严重的几次疫情之一,同样,政策制定者需要采用极端手段。疫情爆发之初,流行病学家便告诉我们,疫情将会以指数级的速度疯狂蔓延,并可能导致上百万人死亡。

在还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应对这场疫情的唯一办法就是防止感染者进一步传染给他人,阻断传播。为此,当局判断有必要令“病人陷入昏迷”。于是,经济被关停以尽量降低人际接触。商店、餐厅、学校、宗教场所和娱乐体育场所被勒令关闭,旅行受到限制,人们被告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要居家办公。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美国经济基本停摆,自3月 21日以来共有5400万美国人提交了失业救济申请,第二季度GDP年化下降32.9%,是70年的历史季度数据中最大季度跌幅的三倍。

昏迷中的“病人”——美国经济——需要维持生命,并且美美联储和财政部提供了支持。他们急忙投入了数万亿美元来维持“病人”的生命:向个人和家庭发放现金;为受困的行业提供补助;广泛地为企业提供贷款和税收减免;为小型企业提供贷款;为各州、医院和的医护提供援助;以及为货币市场基金和商业票据提供担保。这些措施有时被称作刺激计划,但这是一个误称:它们实际上是一种支持性付款,用以代替通常会在各类经济活动中流通的现金。

凭借着这种经济昏迷和来自外部的生命维持系统,官员们开始着手实施治疗。没有疫苗,需要采用测试的方法来找出被感染的人员;追踪与感染者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要求人们保持社交距离,从而令受感染的人员远离他人;佩戴口罩,防止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健康的人群。

而当新增确诊人数、住院人数和死亡人数开始出现下降后,考虑到经济活动恢复的必要性,负责的官员又开始转为努力唤醒“病人”。以接近零的基础利率和储的大规模流动性拨款为前提,经济于5月份开始重启,初期市场的反应十分正面。零售销售在5月份增长17.7%(三四月下跌 22.3%),失业率在接近传言的近20%峰值之后,在6月份降至11.1%。大功告成。

真是如此简单吗?遗憾的是,有些地区还没有等到新增病例数量充分下降到能控制疫情扩散的程度,便匆忙重启了经济;而另一些疫情初期侥幸未受波及地区的人民,因为逞匹夫之勇,导致病毒卷土重来。那些负责管控经济和管理企业的人,常常会借用丘吉尔的名言(大概也是从马基雅维利那里学来的)说:“切莫浪费一场难得的危机。”但是以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来看,美国的确是浪费了机会。

亚欧各国的疫情爆发最早,它们立刻采取了迅速而严厉甚至被认为“严苛”的措施——包括强制隔离和处罚违规者。但这些措施控制住了疾病。不幸的是,多项因素复合作用削弱了美国采取行动的效果,令这里疫情复燃:

年轻人逞匹夫之勇,受科学家早期的统计数据误导,误信自己能够对本次病毒免疫。

医学人类学家兼历史学家玛莎·L·林肯(Martha L。 Lincoln)认为:“举国上下都狂妄自大并坚信美国例外论,”就像美国的一位领导人曾在 3 月 11 日宣称:“病毒在我们面前不会有半点机会。”

将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相关政策演变为党派之争,引发大众怀疑病毒完全是一场骗局,而防范措施乃是对个人自由的侵犯。

经济重启与降低感染人数的两难选择被政治化。目前迎来新增病例增长高峰的几个州,大部分都是重视前者而轻视后者。

显然,在病毒尚未下降到可控的水平之前,社会就重新开放,民众再次开始聚集,导致了疫情的二度爆发。在人群仍可自由往来于不同地区的情况下,仅在部分地区停工封城抗击疫情是非常危险的。如今,据说追踪接触人员——这一在许多成功控制新冠疫情的国家的武器库中非常重要的工具——因为美国的感染人数过于庞大而变得无法奏效。

所以,相对我们预想中的感染—昏迷—生命支持—治疗—治愈—唤醒这一发展进程,取而代之的是感染—昏迷—生命支持—治疗—唤醒。缺失了“治愈”这个重要环节。由于美国大部分地区在疫情得到充分控制之前就纷纷恢复正常活动,早期的停工封城成果就此白白浪费,现阶段的每日新增病例总数已经远超3月份和4月份。对此,RockCreek Group 在7月27日的报告中表述的非常到位:

在新冠疫情仍在多地猖獗蔓延之际复工重启,美国可能会同时遭到双重打击:经济急剧衰退,导致企业关停、破产、生活秩序紊乱等严重后果;疫情延续不止,在尚无有效疗法和疫苗的情况下,使得扑灭疫情变得困难重重甚至无望。

“美国经济发展的道路充满极大的不确定性,并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成功遏制病毒,”(储主席)鲍威尔在美联储为期两天的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指出自6月下旬以来感染人数剧增,而“复苏速度似乎有所放缓”。

鲍威尔先生称,政策制定者需要更多数据才能对经济回落的程度得出明确的结论,但是他也指出,借记卡和信用卡的支出正在放缓,劳动力市场的各项数据指标表明就业增长可能正在变弱。

近来我最常听到的两个问题就是“我们正处于哪种类型的经济周期?”和“我们正处于这个周期的哪个阶段?”。我的主要观点是,最近五个月的走势并不具备任何周期属性,因此平常的经济周期分析并不适用。

正常的经济周期是以经济与市场的低位为起点;克服心理和资本市场中的不利因素;受益于经济实力的逐步增强;见证企业业绩超越预期;被企业的乐观决策放大;在投资者日益高涨的积极情绪中进一步增强;进而推动股票及其他风险资产的价格上涨直至触顶(向下行周期中反之亦然)。而我们现在面对的情况是,经济的适度复苏——增速合理、预期务实、未见企业过度扩张且缺乏投资者的狂欢——因为一场意料之外的天降灾祸遭到巨大打击。

· 如前所述,正常的经济周期起伏——以及正常范围内引发连环反应的一系列驱动事件 ——与本次情况毫无干系。目前的经济下行并非企业决策过度乐观或者增长预期过高偏离实际所导致,而是因为一场外来事件,让经济活动的扩张戛然而止。因此,那些能够引发和标志着周期性复苏的因素——尤其是意识到负面情绪过度以及出台刺激性措施,此次恐怕难以奏效。鉴于目前的问题根源出在医疗方面而不是经济,单凭降息和增强流动性恐怕并不能像往常那般启动复苏。唯有等待病毒得到控制。

· 此外,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例如旅行、企业对实体办公室的依赖、多人聚集活动等,这些都会影响经济复苏的路径。

· 我认为未来几个月经济难以实现正常意义上的复苏的另一个原因是,距离疫情在美国爆发仅仅5个月,距离市场和经济触底也才不过短短数月时间,投资者就已经恢复了乐观情绪,许多资产的价格重回前期高位。这显然比历史常规正常经济复苏快太多,而人们似乎无视那些继续对经济造成挑战的种种市况因素。

· 最后,本次疫情对不同人群的影响并不相同,其中美国的有色人种和低收入人群受灾分外严重,又恰逢种族话题在这段时间变得更加敏感。他们失业的可能性更高,而且享受资产升值所带来的资产净值增长的可能性更低——更别提他们在本次疫情中更高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了。而白人、白领和专业人士保住工作的可能性却更高,他们通过房屋所有权和股市投资受益于资产价格通胀的可能性也更高。

我确信周期是随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发生的,它会有偏离“常态”而走向极端之时——可能是极好也可能是极差,然后又在修正中逐渐回归常态,进而朝着相反的方向,再度达到极端点位。

另一个常见的问题是:“这次的经济复苏会走出什么形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猜想:可能是 W形,L形,U形,也可能是耐克商标那样的勾形。当然,我们最常听说的是V形复苏。虽然术语本身并不重要,在本质上可能只是语义的问题,但是我发现“V 形”这个说法本身存在误导性。

在所有使用“V 形”来描述本次经济复苏路线的人中,我不认为我见过有谁能给出明确定义。对我而言,所谓的“V 形”必须满足两个重要条件:

· 一是其模式本身的关键是下行后即上行,这意味着维持在底部的时间不长。在底部徘徊一段时间的会被称作为“U 形”,在上世纪 70 年代时我们又称其为“碟形”。

· 二是当我听到“V 形”这个词时,我会觉得这个形状的两侧应该是大体对称的。也就是说,经济恢复的速度应该会与之前下滑的速度相近。

而正是第二个条件让我怀疑本次的经济复苏是否会是V形。美国经济在第二季度的年化增长率降幅达到史上最高,接近33%,而且肯定不会以同样的速度回升(姑且不论33%的降幅实际上需要 49%的升幅才能抵消)。

大多数观察家似乎认为美国的季度GDP将在2020年第四季度到2021年年中之间的某个阶段恢复到2019年相应季度的水平。这意味着年度GDP至少要到2021年才能达到或超越2019年的水平。我认为,虽然记录显示经济的下滑只维持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大概只有2月、3月和4月),实现复苏却可能要花上8 到14个月的时间。而且失业率未来几年也不太可能回落至3.5%的近年低点了。

· 我认为,随着大选逐渐临近,政治紧迫性会随之下降,导致再次像过去几轮那样慷慨发放补助金的可能性降低。

· 可选择的人群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可能仍不会回到办公室工作,这既阻碍了整体生产力,也阻碍了为办公室人群服务的相关行业复苏。

· 依赖公共交通工具通勤的人群,或者是依赖学校照看孩子的人群,回归职场的速度也可能比其他人更慢。

· 部分业务模式遭受重创的行业,例如航空、度假村、娱乐业等,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 随着各行各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业务正在通过数字化方式完成,而管理团队也得以借机了解公司在减员状态下的运转情况,所以有些工作岗位可能将一去不复返。

· 最后,疫情还加速了自动化、实体店零售额下滑等疫情前即存在趋势的发展,因而也会导致工作岗位的减少。

美国股市继续上行,以标普500指数的表现来看,如今它几乎回到疫情开始前的水平:2月19 日创下的历史最高位3386点。企业信贷市场也在持续走强。以下是已经进行了最大程度精简的宏观经济状况:

· 利率下调至近零的水平推升了投资资产的价值,由此引发全球性的竞购大战,进一步推高资产价格。

· 美联储通过为国内经济和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并采用多种方式救助个人、企业和机构。

简而言之,有两股巨大势力互相对立:美联储与财政部对阵疫情与经济衰退。哪一方会最终胜出?

我们无从知晓长期的走势,但是目前为止哪一方占了上风还是比较清晰的。较低的利率会提高未来现金流量的折现现值,并降低每次投资所需的先验回报。说得通俗些,当联邦基金利率为零时,收益率为6%的债券简直形同白送,因此买家会争相竞购,直到它的收益率下降为止。(所以我相信,在现在市面流通的所有债券中,97%的收益率不足5%,80%的收益率不足 1%)而美联储的购买行为推高金融资产的价格,将现金交予卖方手中,供他们继续买入其他资产,从而进一步推动价格上涨。出于上述种种理由,货币性措施目前占据上风,也证明了那句老话:“别想与美联储对着干。”

不过,如果股票和债券等上市流通投资工具目前所处价格水平,并非源于企业的当前盈利、未来的上涨前景等基本面因素,而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美联储的购买、流动性泛滥、随之而来的资金成本下降和预期回报下降,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资产价格高企主要是这类技术性利好因素支持的结果,那么是否意味着要想让资产价格继续保持在高位,以上这些货币性措施就不可终止?而一旦美联储降低干预程度,价格就会随之下跌?于是引出了最根本性的问题(就像布鲁斯·高树(Bruce Karsh)似乎每天在问的那样):美联储能否可以永远维持现状?它在创造银行准备金、买入资产、扩大资产负债表方面的能力是否会受到限制?鉴于本年度的赤字规模已达4万亿美元,并且表现出继续加速大幅扩大的迹象,财政部对赤字的接受度是否有任何上限?

由于最后三个问题已非我力所能及,所以我再次求助于我的朋友兰德尔·克罗兹纳(Randall Kroszner),他目前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负责高管课程的副院长。从2006年到2009年期间,兰德尔曾任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理事会成员,因此也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拥有表决权。以下是他的回复:只要有人愿意——或者藉政府法令而需要——获得储备金,央行就会不加限制地创造储备金。在 20 世纪七八十年代德国魏玛(Weimer Germany)和巴西的极端形势下,曾发生过这种情况;在如今的津巴布韦,甚至在当前形势较为温和的日本,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问题的关键是,新创造的储备金将会对货币供应和货币需求造成何种影响。只要实际利率和名义利率仍处于较低水平,财政部对赤字融资的期望就会仍保持较高水平。

过去五个月里,美联储已为资产负债表注入总计3万亿美元资金,财政部赤字预算也增加了3万亿美元的额度,这意味着美国经济中的流动性总共增加了6万亿美元,并可能持续下去。通常认为,如此水平的流动性增长,相对于商品供应,商品需求会大幅增加,并引发通货膨胀加剧,正如目前金融资产的情况。(但要注意的是,尽管美国利率在过去十年间持续处于低位,并达到目前接近于零水平,但通货膨胀水平仍从未达到、甚至接近过美联储设定的 2%的目标。)如果经济增长持续疲弱且通货膨胀率维持在较低水平,那么美联储就可能会认为其激进政策具备持续推进的条件。)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是:无论是日本(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超过GDP的100%并继续快速增长),欧洲央行(其资产负债表占欧元区GDP的50%以上且正在不断增长),还是美联储(其资产负债表已占美国GDP三分之一以上且正在不断增长),通货膨胀率一直低于2%的目标,并且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通货膨胀预期仍将处于较低水平。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增长率为 2-3%的情况下,我们也未看到通货膨胀或通货膨胀预期有上升的迹象。只要对超高流动性的安全资产(如储备金和现金) 的需求保持在巨量水平,那么各大央行就可以维持、甚至增加其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并且不会发生因货币供应量急增而导致的通货膨胀。市场对于疫情所持续时间和相关应对政策的不确定性,无疑将使市场对高流动性安全资产的需求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较高水平。

同时,通常来说,这样的货币扩张会导致美元走弱,评级机构下调美国的信誉评级,国家债务的利息成本上涨,乃至损害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所有这一切都可能加大美国偿还庞大债务的难度,进而导致赤字水平进一步升高。这并不是天方夜谭,从3月(美联储和财政部出台相关计划)到7月底期间,美元兑一篮子货币汇率已经贬值9%。其原因或许是美元属于避险货币,而相关资金配置可能已经在3月份时到达顶部,当恐惧情绪消退后,美元就会开始走弱。但相比年初,美元依然贬值3%,在7月份尤为疲软。

以上都是关于货币扩张的传统担忧。现代货币理论则可以随时提出反驳。实际结果依然不可知。但是无节制地扩大准备金、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和财政赤字,真的不会有任何负面作用吗?我的答案一如既往:我们拭目以待。但我想以兰德尔·克罗兹纳的言语作为对这个主题的总结:

我一直很难理解现代货币理论——该理论似乎不存在预算限制。我对预算限制看法比较保守,并且仍对其深信不疑。阿根廷、津巴布韦等国家的情况表明,至少在那些地方,较不“现代”的货币理论仍然适用。有一个微妙的平衡:市场肯定会容许日本和美国等信誉良好的政府借入巨额资金,而且不会有过多担心,但关键问题是,是否会有一些因素导致这种信誉受损?如果确实发生这种情况,后果必然会很严重。

因为疫情,我们很多人有了大量的时间进行阅读和思考,我也有机会进一步了解并提炼支撑前股市和债市价格的部分论点。考虑到我的“价值”倾向和保守风格,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我们应当认真阅读和思考,因为近期针对经济受损和市盈率上升而采取保守投资布局的做法并未得到回报。

股市方面,以下几点可以论证当前水平合理性(虽然令价值投资者感到非常迷惑)以及光明前景:

首先,仍有很多投资者低估了低利率对估值的影响。概括而言,股市的收益率该是多少?不是股息收益率,而是盈利收益率:即盈利与价格之比(市盈率的分子分母互换)。简单而言, 当美国国债收益率低于1%时,加上传统的股票溢价水平,最后得到的盈利收益率大概会是4%。4/100的收益率意味着市盈率(分子分母互换)将是 100/4,也就是 25倍。因此,标普500的市盈率不应处于传统方法所得的16倍,而是要再增加50%左右。

尽管如此,该数字仍然有所低估,因为当中忽略了一个事实:企业盈利会增长,而债券利息不会。所以对股票的回报期望不应该是前面所说的“债券收益率+股票溢价”,而应该是“债券收益率+股票溢价-增长率”。比如说,如果标普500 数的盈利按每年2%的速度无限期增长,那么正确的盈利收益率就不是4%,而是 2%(即 50 倍市盈率)。而从数学角度,增速超过债券收益率与股票溢价之和的企业,正确的市盈率将是无穷大。依此标准来看,股市有很长的路要走。

· 这些企业的增长速度远超传统大型企业,与后者相比则更不具有周期性风险。

· 事实上,随着线上活动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所占比重的不断增加,本次危机既可以(a) 直接促成了这些企业的加速增长,同时(b)为这些企业提供机会证明其不受外部市况影响、实现成长的能力。

· 规模、技术优势和网络效应等,让这些企业在与传统经济时代的前辈们竞争时,筑起了更大的竞争壁垒。(不过相应的,监管机构为约束这些企业所作出的努力则成为了它们的最大风险。)

· 科技企业产品的主要原材料是“知识产权”,得益于此,这些企业大多都能以极低的边际成本制造出更多数量的商品用于销售。

· 同样,即使没有大量额外资金,它们也一样可以实现增长(前五大科技企业全部持有“净现金”,亦即持有的现金净额超过其所负担债务)。

· 最后,市盈率数据对于科技龙头企业的指导意义低于以往,因为它们公布的盈利数据均为低估:如果削减部分获客成本、研发费用,并且接受一个比现在低一些(但依然足够高速)的增长率,这些企业将达到远高于目前水平的盈利数据。

因此,那些怀疑论者严重低估了科技龙头的增长能力,以及拉高整个普通股市整体增长率的能力。它们每日持续增长,所占股票指数的比重和占美国企业的份额也在同样上涨,由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因此,由于大市值科技企业龙头在股市中占据着相当大比重,而且还在继续扩大,若是认为市场行情将进入熊市,首先需要找到这些企业股票价格下跌的理由。否则,就只能认为非科技板块大幅暴跌并拉低平均值,尽管事实上它们已经下跌了很多。

标普500指数相较去年基本走平,但在剔除掉 FAAMG(Facebook、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比重最高的前五大成分股)和其他科技及软件股后,相比去年的跌幅十分可观。(这前五大成分股在年初至今平均上涨 36%,而全部 500 只成分股的中位数变化为负 11%。)在这一背景下,FAAMG 以及各类科技及软件股的涨幅如此可观是否合理?看上去确实合理,因为一方面,新冠疫情加速了科技在多个领域的应用与普及,从而加速了相关企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如前文讨论,如今超低的利率使得高市盈率合理化。反之,如果科技巨头们在当前市况下普遍走平——或者表现与指数中的其他成分股一致——我们恐怕反而会认为情况不太对劲。

我不知道以上这些有关牛市的论述是否完全正确,抑或只是科技巨头们在过去四个月里因为带动标普 500 指数大涨 46%而获得的光环。不管怎样,我都想将上述牛市论证分享给大家, 因为其中的思路太过明显……迄今为止也确实获得了成功。

一方面,尽管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尚未被抑制,而且需要很多个月的时间才能让经济重新恢复到 2019 年的水平(盈利水平若想回到过去的市场高点,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但股票和信用市场却出人意料地迅速恢复至历史最高水平。因此,目前市盈率异常的高,而债券收益率则处于前所未有的低位。像这样的极端估值水平通常被解释为“这次不一样”,但这四个字其实很容易使投资者步入陷阱。

另一方面,约翰·邓普顿(John Templeton)曾断言,当人们认为情况不同时,有20%的机率是正确的。去年 6 月,我在一份有关此主题的备忘录中写道:“在科技和数字商业模式等领域,出现不同情况的机率会比邓普顿先生所说的 20%还要多。”可以肯定地说,如今的科技巨头比过去的龙头企业更睿智、更强大,并且拥有更明显的领先优势,他们为自己创造良性循环,从而带来数十年的快速增长,其估值理应远高于历史平均。如今的超低利率环境进一步支撑异常高企的估值,而且利率也不太可能在短期内上涨。

但是第三方面,即使是最好的公司,其股价也可能被高估,实际上,这些公司的股价恰恰是最有可能被高估的。我1968年首次涉足投资业务之时,市场同样预期所谓的“漂亮50”公司——部署于计算机(IBM)和干式复印(施乐)等领域的被认为是现代奇迹的公司——的增长将超过其他公司,并证明此类公司不受竞争和经济周期的影响,因此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估值倍数。而在接下来的五年中,他们的股东几乎损失了全部资金。

我们的结论可能因为前瞻性不足而存在局限性,并可能受到乐观情绪或悲观情绪的影响。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想要得出正确的结果并非易事。最后,我想借用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有关解锁市场奥秘的至理名言来结束本文:“投资绝非易事。认为投资容易的人都是愚蠢的。”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投资建议。)

海信成为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全球官方赞助商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1日讯 8月10日,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中国品牌海信成为其全球赞助商,双方将开展为期多年的合作。

海信集团成立于1969年,在过去51年里,其生产的家电和消费电子产品畅销全球,并连续五年成为海外民众最熟悉的排名前十位的中国品牌。本次合作,海信旨在提高世界各地球迷的观赛体验,并与俱乐部一起向球迷展示海信的高端产品。

根据合作,海信凭借在电视和家电领域的突破性技术,将为巴黎圣日耳曼球迷提供最佳的居家观看体验;通过电视、网络和社交媒体渠道,海信将向王子公园球场的观众和世界各地的球迷展示其品牌及优质的产品;同时,海信为俱乐部提供多款创新产品,用于俱乐部的培训中心等多个场所。

海信国际营销公司总裁朱聃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与巴黎圣日耳曼合作,这是世界上最成功且发展最快的的俱乐部之一。俱乐部在各个领域不断寻求技术突破和创新,这与海信“致力于科技创新,提升人类生活品质,幸福亿万家庭” 的使命不谋而合。通过此次合作,我们致力于为巴黎圣日耳曼及全世界的球迷带来最清晰、逼真的赛事观看体验。”

巴黎圣日耳曼首席合作官Marc Armstrong表示:“欢迎海信加入巴黎圣日耳曼这个大家庭,能与这样一家世界领先的家用电器及消费电子公司合作,我们非常激动。此次深入合作,为俱乐部接触并与世界各地的粉丝互动提供了极好的机会,我们也很期待助力海信实现其全球发展的愿景。”

巴黎圣日耳曼董事总经理Sebastien WASELS补充道:“我们很荣幸能与总部位于亚太的全球领先的品牌合作。本次合作对俱乐部意义重大,也表明了我们对亚太区球迷倍加重视。我们期待着将巴黎圣日耳曼的精彩比赛带入更多的球迷家中。与海信携手,也拉近了我们与中国球迷的距离。”

事实上,海信在体育营销领域的布局多年:赞助了2016年欧洲杯、2018年世界杯、2020年欧洲杯、F1红牛车队以及澳网在内的诸多大型体育赛事,而此次与巴黎圣日尔曼俱乐部的合作,对于产品远销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海信而言,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略抉择。

近年来,巴黎圣日耳曼(Paris Saint-Germain)和海信(Hisense)一直走在创新的前沿,两个品牌强强联合,一起将精彩纷呈的体育赛事带给千家万户。

海信于1969年成立,总部位于中国青岛。成立51年来,海信始终坚持“诚实正直、务实创新、用户至上、永续经营”的核心价值观和“技术立企、稳健经营”的发展战略,业务涵盖多媒体、家电、IT智能信息系统和现代服务业等多个领域。如今,海信已成为全球领先的电视品牌,在中国、南非和澳大利亚均处于市场领导者地位。海信建有54个海外分公司、办事处等,在中国、欧洲、中美洲和南非等地设有14个国际化工业园区。海信在全球还设有17个研发中心,其唯一目标是提供价格实惠的高质量产品,提升人类生活品质,幸福亿万家庭。

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70年。自2011年被QSI收购以来,该俱乐部已成为世界顶级足球俱乐部和全球体育品牌之一。巴黎圣日耳曼与巴黎紧密相连,巴黎是该组织的核心,其理念是“一个独特的城市,一个独特的俱乐部”。此后,该俱乐部仅在7年时间内赢得了18座奖杯,成为法国最成功的足球俱乐部。巴黎圣日耳曼吸引了许多伟大的球员,包括罗纳尔迪尼奥、贝克汉姆、伊布,以及现在的内马尔和姆巴佩,他们都在世界前四的球员之列。俱乐部的国际知名度一直在增长,它现在是世界上最受关注的俱乐部之一,在短短7年时间里从零发展到拥有超过9000万的社交媒体粉丝。它在多哈、纽约和新加坡开设了国际办事处。这家先锋体育俱乐部目前拥有男子足球、女子足球、手球和柔道项目,并于2016年增加了电子竞技项目。慈善事业是俱乐部的基础,已大力发展基金会并组织慈善项目。在众多慈善的项目中,巴黎圣日耳曼通过“Red & Blue School“项目为贫困青少年提供了更多帮助。

考辛斯:霍华德能够入选名人堂 因为我们都曾是NBA第一中锋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湖人队在今天的比赛中以111-116惜败给了来自东部的步行者队,尽管从詹姆斯和浓眉哥的出场时间和在球场上的积极性上来看,湖人队是蛮看重这场比赛的,不过即便湖人队输掉了剩下的所有常规赛,对他们而言也是无关轻重的。

本赛季重回湖人队的霍华德在今天的比赛中,以替补身份上场19分钟,得到了10分12篮板,其中包括3个前场篮板,这是一份很高效的数据。虽然霍华德已经在联盟中征战了15个赛季,但从本赛季他在湖人队地表现来看,浪子回头的霍华德完全打出了自己的身价,不会再有人认为拿底薪签下霍华德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或许人生总是要经历大起大落,当霍华德处于巅峰期的时候,他是NBA中唯一理论上,能够单换詹姆斯的球员,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霍华德如今已经成为了球队的边缘人物,如果他就此退役,以他目前的成就,霍华德能够入选名人堂吗?

曾在湖人队短暂效力过的考辛斯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坚定的表示,霍华德会入选名人堂,因为霍华德和他一样,都曾是这个联盟里最棒的中锋球员。

霍华德以及湖人队最有机会夺冠的赛季,恐怕就是这个赛季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詹姆斯能够带领曾经和自己一时瑜亮的霍华德,最终站在总冠军的领奖台上。

为何拒绝复赛?考辛斯终于说出心里话下赛季誓要重返巅峰

在当地疫情完全失控的情况下,NBA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如今顺利开赛。因为伤病和疫情的影响,让很多球队的球员错失复赛后的赛场,这也给了很多自由球员的机会,比如JR史密斯克劳福德诺阿等等,而在内线球员稀缺的情况下,考辛斯却没有选择参加复赛,对此在今天辛斯终于说出心里话,下赛季誓要重返巅峰。

考辛斯在去年8月份的一场训练赛中遭遇了左膝前交叉韧带撕裂的伤病,此伤病最多只需要10个月的时间即可康复,但是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考辛斯已经取得了痊愈,如果能在复赛之后加盟一支实力比较弱的球队,这样即可以得到大量的球权打出出色的数据,还可以为自己的下一份合同努力,但是很显然他没有这样做。

在采访的时候,考辛斯也谈到了自己没有参加复赛的原因:“我现在非常渴望能回到球队上,我从小就一直打篮球,我从来没有时隔怎么久没有打篮球,我真的非常想念篮球带给我的快船。现在的NBA情况有所不同,我非常的尊重去迪士尼参加复赛的球员,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不能强迫自己去打球,我已经取得了康复克服了眼前的阻碍。但是现在还不是我复出的时候,期待我的下赛季吧,我会证明自己的。”

考辛斯的打法比较依赖身体素质,他是依靠力量和速度完成得分的球员,如今遭遇多次巨大的伤病困扰,想要重现往日联盟第一中锋的雄风已经基本不可能。而大帝恩比德这几年多多少少也在饱受伤病的折磨,不得不说伤病最能摧毁一名球员的职业生涯,它是运动员职业生涯的最大敌人。在病魔面前,所有人都显得苍白无力和渺小,只希望每一名球员能够顺顺利利的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是因为伤病提前退役。

在本赛季湖人裁掉考辛斯的时候,就有记者透露,湖人会在下赛季重新签回考辛斯,因为他和隆多浓眉的关系非常的好,另外考辛斯的薪水也不会占用太多的薪资空间。那么你认为湖人会再次签下考辛斯吗?

加州购物中心之王里克·卡鲁索又回来了 并为美国购物中心的消亡而欢呼

3月中旬,房地产亿万富翁里克卡鲁索(Rick Caruso)和他的团队进行了军事演习,以了解冠状病毒会如何影响他在南加州的超豪华购物中心。

61岁的卡鲁索在他位于布伦特伍德的庄园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最糟糕的情况是,今年的情况会延续到明年第一季度。”当时,那种世界末日的情景似乎遥不可及。然后局势变得更糟。更糟糕的是。

到了月底,卡鲁索的二十多处房产,包括格兰岱尔的Americana、帕利塞德斯村和卡拉巴萨斯的公地,都安静地矗立着。他最值钱的资产是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格罗夫购物中心(The Grove),这里也出奇地安静:这个标志性的户外购物中心通常每年接待约2000万名游客,比中国的长城还要多,平均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为2460美元,在全国排名第二。

“我们公司在过去的29年里以1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卡鲁索说。突然之间,“我们的收入从大约100%上升到25%。”

卡鲁索通过延期和减免租金帮助他名下的许多小企业维持运营,公司还免费扩大了露台空间。

由于加州的重新开放,以及大量数据显示病毒在室外传播的可能性降低,他的户外目的地再次繁荣起来,这并不奇怪:净营业收入现在是covid之前的85%,入住率保持在97%。他说,许多餐馆的销售额已经达到甚至超过covid之前的水平。在他的蒙特西托(Montecito)豪华度假胜地米拉玛(Miramar),情况也同样乐观。最近,他将私人海滩俱乐部的会员费提高了30%,至12.5万美元。

这一转变让这位直言不讳的亿万富翁对自己的核心商业论点更加大胆:事实将证明,在户外经营将比陷入困境的室内购物中心更有价值,而室内购物中心曾是他的主要竞争对手。

“我认为,这将在很多方面改变消费者的消费模式和人类的行为模式,”他说。“我只是认为人们不会急于进入循环空气。”

到目前为止,反对的声音还很难建立,尤其是在加州,室内购物中心仍然关闭,这是全国趋势的一部分,已经让人们预期,据报道零售商将关闭2.5万家商店,其中大多数都是在购物中心。就连新泽西州的大型购物中心“美国梦”(American Dream)也在开业六个月后,于今年3月关闭了。“美国梦”占地300万平方英尺,是消费支出的标志性建筑。

世邦魏理仕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二季度全国零售额总体下降了8.1%。

机构地产顾问公司(Institutional Property Advisors)的汤姆拉各斯(Tom Lagos)表示:“在当前局势,我认为(购物中心)非常濒临崩溃。”“出柜,我认为,这将是一种清洗。不过,拉各斯说卡鲁索还没有脱离困境。他估计,房产价值下降了5%到15%,即使是户外房产。与此同时,随着局势的继续蔓延,人们的担心可能会导致政府关闭甚至是空气购物,或者迫使购物者躲起来。

卡鲁索说:“我们正处在一个轨道上。”“当前局势一直是一个伟大的加速器。”

3月中旬,房地产亿万富翁里克卡鲁索(Rick Caruso)和他的团队进行了军事演习,以了解冠状病毒会如何影响他在南加州的超豪华购物中心。61

国际房地产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本周报告说,伦敦房地产市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夏天。价格从2020年4月的封锁深处继续恢复,家庭房屋和

根据最新的美国全国房屋建筑商协会 富国银行住房机会指数,尽管利率较低,但供应短缺加上房价上涨导致第二季度住房承受能力下降2020年。在4

原创设计是产品区别同质化竞争,吸引消费者购买欲望以及快速抢占市场先机的关键因素。近日,佳尼家具旗下Ganlihome极简2 0系列9款新品成功获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饮食作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目前,餐饮始终是一个生命力旺盛且体量不断扩大的

由于当前局势的限制,三月和四月惨淡之后,南欧肯娜根房地产市场继续保持活跃。南欧肯娜根房地产局(South Okanagan Real Estate Board)

密尔沃基雄鹿vs多伦多猛龙前瞻:两队提前锁定东部前两名本场比赛战意存疑

【雷速体育】北京时间8月11日6:30,NBA东部迎来焦点大战,本场比赛将由排名东部第一的雄鹿对阵第二的猛龙,在本场比赛前两队分别提前锁定了东部第1和第2。同时这两队季后赛对手也已经出炉,雄鹿将对阵魔术,猛龙将对阵篮网。

雄鹿上场比赛面对独行侠,字母哥砍下34分+13个篮板,无奈东契奇发挥超神砍下36分+14个篮板+19次助攻,最终雄鹿132-136加时不敌独行侠。

猛龙上场比赛面对灰熊打出了团队篮球,一共有6名球员得分上双,最终猛龙108-99战胜灰熊。

雄鹿主教练布登霍尔泽在上场比赛赛后采访中表示:“在比赛最后3分钟我们出现很多失误,缺乏执行力,缺乏果断。”相信在之后比赛中,雄鹿会更加注重对于失误的控制,同时球员执行力可能也会有所提升。

猛龙主教练在上场比赛赛后采访中表示:“我们的已经取得应该有的位置,在接下来3场比赛中,你们会看到更多球员上场。”相信在本场比赛背靠背的比赛中,猛龙可能会进行大规模轮换。

猛龙在最近10场和雄鹿比赛仅仅取得3胜7负,并且猛龙在最近5次交手中只胜了1场,在本赛季的2次交锋中更是遭遇双杀。

湖人的好消息!隆多复出时间基本确定美媒:利拉德心凉了半截

北京时间8月9日,利拉德和保罗乔治之间的口角之争引起了大家的讨论。一部分人认为,现在的利拉德和保罗乔治完全是处于不同的环境,保罗乔治效力的快船队拿到了季后赛名额,并且还是争冠热门球队之一。而利拉德带领的开拓者却仍在为季后赛名额奋斗,稍有不慎都有被淘汰的可能。但是不可否认,单从复赛后的表现来看,开拓者的发挥绝对比快船队要优秀,甚至是联盟中表现最好的球队之一。

所以对于接下来和灰熊等球队的竞争,开拓者队明显有一定的优势,如果不出意外,开拓者将会拿到西部最后一个季后赛名额,而这也就将压力带到了湖人身上。因为一旦开拓者进入季后赛,他们首轮交战的对手就是已经确定西部第一出线的湖人,从双方目前的处境来看,湖人队并没有明显的获胜优势。这样的原因一方面是在于球队阵容问题,另一方面则是两支球队现在的球员个人表现。

在球队阵容上,湖人拥有詹姆斯和戴维斯两位超级巨星,再加上霍华德等一众实力不俗的角色球员,直接让湖人成为了争冠级别球队。但相比较之下,开拓者的阵容深度也是不逞多让的。开拓者不但有利拉德和麦科勒姆组成的联盟顶尖后场双枪,还有努尔基奇和怀特塞德2大内线支柱,并且安东尼等人偶尔也会打出明星级别球员表现,他们绝对是有和湖人的一战之力的,甚至有黑八成功的可能。

而在球员个人发挥上。湖人本赛季虽然明面上是詹姆斯拥有绝对的组织权,但不能忽略的是,詹姆斯的良好组织往往是建立在戴维斯在内线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一旦戴维斯在内线被对手限制,或者不能和对手形成很好的内外线串联,詹姆斯的外线组织也会显得十分吃力。最近戴维斯和西亚卡姆在内线互相牵制,湖人输给猛龙队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在这方面显然是开拓者比较原意看到的。

毕竟开拓者的努尔基奇和怀特塞德都是现役中坚内线,虽然不可能完全限制戴维斯,但也肯定会一定程度上削弱他在内线的统治力,那么肯定会影响到湖人队的整体化学反应。而不得不提的是,由于布拉德利的缺席,让湖人队如何同时限制利拉德和麦科勒姆的发挥成为了一大难题,毕竟现在外线只剩下丹尼格林一位优秀的防守球员了。当然,湖人现在也是意识到了这一潜在问题,并且正在做出应对方法。

根据美媒报道称,隆多的复出时间已经基本确定了,因为湖人队现在正在要求隆多在季后赛首轮复出,专门为了让他来限制利拉德而来,这对于球队来说显然是一个好消息。毕竟17~18赛季隆多和戴维斯在鹈鹕效力时,就曾击败过利拉德带领的开拓者。也让一些美媒调侃道:利拉德听到隆多复出心都凉半截了。当然,这也是湖人想要最大可能避免和拒绝黑八能做出的唯一有效举动。